•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寒时刻小说全集无弹窗广告

    心寒时刻小说全集无弹窗广告

    由作者黎盈著作的小说《心寒时刻》,讲述了以张雯雯黎盈之间的虐心故事。下面一起来阅读吧。哒哒地跑上了教学楼,还没顾着喘匀了气就两只手拉住了张雯雯,慌张地把她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br/>「没事儿吧?没受伤吧?」<br/>张雯雯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不说话。<br/>「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有没有点教养?」张雯雯的妈松了口气,扭头拧眉看我。<b......

    《心寒时刻》张雯雯黎盈免费全本

    我和同学起了冲突,老师叫了家长。


    我妈到了学校二话不说先给了我一巴掌,还把楼道里的窗户打开,让我去死。


    我没有犹豫,从六楼翻身一跃而下。


    ——


    我和同桌张雯雯课间操的时候打了起来,我扇了她耳光,她挠了我的脸。


    我俩同时被叫了家长。


    张雯雯的妈来得很快,一听说闺女被打了,她穿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跑上了教学楼,还没顾着喘匀了气就两只手拉住了张雯雯,慌张地把她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


    「没事儿吧?没受伤吧?」


    张雯雯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不说话。


    「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有没有点教养?」张雯雯的妈松了口气,扭头拧眉看我。


    「你怎么能动手打同学啊,有什么事儿好好说不行啊?」


    我面无表情,指了指我脸上的伤:「你闺女有教养。」


    「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一会儿你妈来了,我非得问问你妈,她是怎么教的孩子!」


    「瞅瞅给我们雯雯打的,林老师,我跟你说这种孩子你得好好管教,我家雯雯一直很乖的,她肯定是正当防卫!」


    张雯雯的妈唾沫横飞,用眼刀剐我。


    林老师微微皱眉,刚想说话,就见我妈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她穿着一身西装,手上还带着一沓文件,应该是刚开完会。


    我妈紧紧锁着眉,见了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能不能消停点?!」


    林老师赶紧打圆场道:「两位家长不要生气,我这次叫二位来是为了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这次两个孩子因为起了口角打架,我希望两位家长能做好孩子的教育工作——」


    她还没说完,张雯雯妈妈就冷笑道:


    「林老师,你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家雯雯打小就听话,她怎么可能惹事的。」


    「黎颖是吧,听说你成绩也不好,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林老师,我跟你说这种性格孤僻的孩子肯定是有什么缺陷,就是她先打我家雯雯的。」


    我张嘴要反驳,然而话还没说出口,脸就一下子偏了过去。


    「啪!」


    巨大的力道把我的眼镜打飞出去,我眼前一片模糊,后知后觉地听到耳边的一片嗡鸣。


    右脸在一瞬间的麻木后,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好像有一片火在我的脸上灼烧。


    我妈收回手,满脸阴沉地看着我。


    「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一个人撑着家有多难,刚才这个会差点就被你影响了,我好不容易才跟领导请了假!」


    「我不求你给我争气,你别给我找事儿了行吗?!」


    我用舌头顶了一下牙床,尝到了弥漫开来的铁锈味。


    哪怕面前模糊不清,我也能看得出我妈满脸的恨意。


    那恨意是如此的熟悉,在我过往的 17 年中无数次出现在她的脸上。


    或者是对我爸,或者是对我。


    在她和我爸离婚之后,就只剩下对我了。


    她那样咬牙切齿、那样深沉的怨恨,好像我不是她的女儿,而是和她有不共戴天血海深仇的仇人。


    我原本想要辩解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说不出来,咽不下去,堵得我难受。


    走廊上人来人往,很多同学驻足围观,看到我被我妈甩了一耳光兴奋地在一边指指点点。


    我看到我最喜欢的男孩子也站在那里,我只觉得整个人好像被扒光了一样晾在这里,让我无地自容,只想找条地缝儿钻进去。


    我突然有些庆幸我没戴眼镜,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妈揉了揉眉心,朝着张雯雯妈道歉道:


    「这事儿是黎颖做得不对,她一直就是这样的,自私自利,做事不顾后果。」


    张雯雯妈也傻了,没想到我妈上来就打我,表情有些不自然。


    「说话就说话,干吗打孩子啊,行了,要教育孩子回家教育去。」


    我妈继续跟林老师道歉:


    「林老师,给您添麻烦了,黎颖这孩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什么都干不好还特别能生事。您以后要打要骂随便教育,千万别手软。」


    林老师讷讷道:「……黎颖这孩子挺好的啊,黎颖妈妈,孩子之间有争执是很正常的,您这种教育方式也不可取的。」


    「您别替她遮掩了。」我妈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她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特别的自私,从来不知道感恩,还很狂妄,说什么都不听的。」


    她大声地贬低我,四周人声嘈杂鼎沸,所有人都用看猴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里面说不出来是怜悯还是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