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好文热推言情假面冬至-假面冬至小说阅读

    好文热推言情假面冬至-假面冬至小说阅读

    虐心指数五颗星的佳作《假面冬至》小说是金牌大神余冬至 所撰写,本故事主角有余冬至宋池,小说内容详情为:他说:“我跟你们苏总是夫妻。”他还说:“你们苏总一向不太懂得拒绝旁人。”周遭先是一片沉寂,接着就是起哄的声音。在酒精的作用下,上下之别不再那么清晰,有那个胆大的直接问两人之间的情史。宋总微微扯动领口,性张力拉满,“我追的她。”“嗷!嗷!嗷!!”苏靥去拉他:“宋祗,他们喝醉了,......

    《假面冬至》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他说:“我跟你们苏总是夫妻。”

      他还说:“你们苏总一向不太懂得拒绝旁人。”

      周遭先是一片沉寂,接着就是起哄的声音。

      在酒精的作用下,上下之别不再那么清晰,有那个胆大的直接问两人之间的情史。

      宋总微微扯动领口,性张力拉满,“我追的她。”

      “嗷!嗷!嗷!!”

      苏靥去拉他:“宋祗,他们喝醉了,你也喝醉了是不是?”

      宋祗握着她的手,抬起她的下颌,吻她。

      周遭起哄的声音更大。

      苏靥觉得脸都丢光了,结了账,拉着他往外走。

      宋祗被她拉着轻笑。

      苏靥到车前,板着脸:“你刚才在干什么?”

      宋祗淡声:“宣示***。”

      苏靥抿了抿唇:“那你……怎么,从来都不提……领证?”

      最后两个“领证”被她说的含糊不清。

      宋祗剑眉微挑:“什么?”

      苏靥要上车,被他直接按在车头,他眸深似海,紧紧睨着她:“不是不愿意跟我扯证?”

      眼下两人之间的动作有些羞耻,苏靥几次想要去车上,都被他给按住。

      “你先放开我。”

      宋祗挺喜欢这种掌控她在自己身下的画面,此刻夜色朦胧,外面除了有些冷,没什么人。

      而她一冷,就会往他的怀中缩,跟猫似的,“去车上。”她闷声。

      她迫切汲取他身上暖意的模样,又俏又可怜,“冷?”他问。

      苏靥手伸到他的大衣里,去搂他的腰:“宋祗~~”

      宋总淡声:“该叫什么?”

      苏靥唇瓣轻抿,“老……公——”

      宋祗手摩挲着她的后颈,大掌整个似乎是托着她的头,“吻我。”

      她太少主动。

      苏靥睫毛轻颤。

      宋祗:“吻我,明天咱们就去领证。”

      苏靥闻言皱眉,他怎么,这样。

      “不亲。”

      宋祗有些遗憾的表示:“那领证的事情就往后拖一拖,等靥靥想清楚了再去也不迟。”

      “你!”苏靥推开他,“不领就不领。”

      她话都说了,他不想领证就算了。

      被推的后退一步的宋祗唇角勾起,浓重的夜色里,将人打横抱上了车,“什么时候想跟我领证的?”他笑着问。

      苏靥抿唇,没理他。

      宋祗耐着性子揉捏她葱白的手指,“明天吧,你先回去找找户口本。”

      苏靥这才“嗯”了声。

      两人到家后,苏靥先洗了澡,然后听着浴室内的水流声,就踩着拖鞋去找户口本身份证。

      她东西都是放在一起的。

      抽屉里翻找两下,就找到了。

      但——

      连带着也牵出两个红色的小本本。

      苏靥眼皮一跳,拿起。

      上面醒目的《结婚证》三个字,让她狠狠一愣。

      翻开。

      上面是她和宋祗的照片。

      名字配偶一栏也是分毫不差。

      苏靥听到自己心脏凝滞半刻的声音,所以——

      骗子!

      在心中喊出这两个字宋,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身上湿漉漉就只有腰间围着个浴巾的男人,从后面抽走了那两本结婚证。

      苏靥回过头,盯看着他:“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显然是看到了那日期。

      宋祗:“没有。”

      苏靥:“宋祗!”

      宋祗:“怕你跑了,提前做了点准备。”

      苏靥被他的话一噎:“……什么?”

      宋祗看着她:“有人一直存着走肾不走心的打算,就准备哪天看到势头不对,拍拍屁股走人。”

      苏靥抿唇:“你在说……说谁呢?”

      宋祗笑:“没谁。”

      苏靥皱眉:“那你那你就能没经过的我的同意领证啊?”

      她,她对于那天的事情都一点印象都没有。

      宋祗:“形势所迫。”

      苏靥瞪他一眼,把他的枕头丢到他身上去:“你去睡客房。”

      这个,坏男人。

      宋祗接住身上的枕头,“客房的床坏了。”

      苏靥:“你胡说。”

      宋祗把人给按在床上,“嗯,胡说的。”

      他说:“我成天哄着你,就为着你这一口吃的,你赶我走,我能情愿,嗯?”

      苏靥手臂撑在他的胸膛上:“你是不是,是不是以前憋坏了?”

      不然为什么需求那么大。

      宋祗:“说起来,不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