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赵意晚贺清风全文阅读_赵意晚 贺清风免费阅读

    赵意晚贺清风全文阅读_赵意晚 贺清风免费阅读

    《赵意晚 贺清风免费阅读》小说由赵寒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赵意晚贺清风,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赵意晚贺清风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大总管的话音落下,殿外马上响起了庄严肃穆的恭贺乐声。紧接,就见大后銮驾摆驾殿外,身穿五爪金龙储君服的太子亲自扶着太后,慢慢朝殿内走来。两人身后是手握长剑,一身玄衣的六皇子赵牧,再之后是皇宫的掌事女官们。圣上和其他皇子还没到,但阵仗已经威严磅礴。殿内,所有人都整理衣冠,等待着拜见太后。赵云舒整理好衣......

    《赵意晚 贺清风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大总管的话音落下,殿外马上响起了庄严肃穆的恭贺乐声。

    紧接,就见大后銮驾摆驾殿外,身穿五爪金龙储君服的太子亲自扶着太后,慢慢朝殿内走来。

    两人身后是手握长剑,一身玄衣的六皇子赵牧,再之后是皇宫的掌事女官们。

    圣上和其他皇子还没到,但阵仗已经威严磅礴。

    殿内,所有人都整理衣冠,等待着拜见太后。

    赵云舒整理好衣裙,跟在贺清风身边,心里谋算着等会儿和七公主拉拉关系,让太后给自己赐婚……

    等待间,余光瞥见不少贵女偷偷打量贺清风,她不由更加抬头挺胸。

    贺清风就是出身差了点,但他的俊朗和才华在整个天越都算数一数二。

    否则,也不会短短三年,就从一介白身爬上扬州刺史的位置。

    只要贺清风今天在圣上面前露脸,他定能抓住机会,官至宰相!

    到时候,她就是身份仅次于皇后的宰相夫人……

    就在赵云舒做美梦之际,她忽然发现一旁的贺清风状态不对,他没有看向太后,反而紧紧看向不远处的侧门阴影处。

    她顺着视线看去,低身问:“清风,你怎么——”

    话到一半,刹那卡壳。

    竟然是赵意晚!

    对方身上的穿着,哪怕看不真切,却也能辨清那衣服在阴影中闪着不菲光芒。

    可赵意晚一介贱民,哪来的本事弄到这等上好的衣服?

    她定故意打扮如此,只为了勾引蹙清风。

    赵云舒握紧裙摆,余光瞥见贺清风失神的模样,一口银牙差点咬碎。

    张氏那对母女是怎么回事,连一个区区贱民都按不住,还让她跑来了殿堂?

    正想着,就见张氏母女从另一道侧门奔出!

    侧门这边。7舊shígG獨伽

    张氏母女为了找赵意晚满花园跑,累的气喘吁吁,心里把赵意晚咒了个百八十遍。

    但此刻猛然见到,竟有点不敢认。

    两人离得近,能够清晰看清赵意晚衣服上的绣金凤凰,头上的步摇更是栩栩如生的凤凰含珠。

    谢晴晴心中嫉妒不已,迫不及待谩骂:“赵意晚,你这种低贱的身份也配得上凤凰?赶紧给我脱了!

    “要是冲撞贵人连累了我们,你死一百次都不够!”

    张氏昀过气来,也命令:“晴晴说的对,你这弃妇来这只会脏了太后的寿宴,赶紧滚出去!”

    这污言秽语,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纷纷都看向侧门,认出赵意晚的朝臣以及家眷们都满脸诧异,但碍于太后太子都在场,无人敢说话。

    太后见状,气得直接大步走向侧门。

    身后,太子和六皇子对视一眼,都默不作声跟上,既然皇妹没有表明身份,他们就陪着她看戏。

    掌事女官们见此,也紧随他们身后。

    而赵意晚站在原地没动,似笑非笑睨着张氏:“你也知道这里是太后寿宴,最好少说话,免得丢人现眼。”

    “丢人的是你吧!”

    谢晴晴见太后和太子气势浩荡朝这边走来,更加献宝般大声宣告赵意晚的罪责,意图讨好太后。

    “你用巫蛊之术害人,已经被我哥休掉,像你这种无德的恶毒贱民还企图捣乱寿宴,按律该被砍头!”

    “放肆!”

    太后话落,满堂寂静。

    贺清风望着即将抵达侧门的太后众人,浓烈的危机感升腾。

    他下意识朝张氏母女走去,迫切想要阻止她们继续开口。

    而赵云舒也渐渐觉得周遭的氛围变得奇怪。

    自张氏当着太后的面叫嚷出口开始,刚刚还冲她投来羡慕的千金,竟突然拉开了跟她的距离,避如蛇蝎。

    甚至还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自己可是郡主,魏王的女儿!她们这些臣女凭什么对她不敬?

    赵云舒蹙眉,走到魏王身边低声暗示不满:“父王,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她抬头之后,却发现魏王的脸色煞白,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赵云舒心头咯噔,她刚要继续询问,却听到“刷”的一声抽剑声!

    扭头看去,就见六皇子拔出宝剑,刺向张氏母女:“贱婢,跪下!”

    张氏母女被吓破了胆,跪倒在地。

    但她们没意识到不对,张氏见六皇子只穿了件普通的玄衣,还以为他只是太子的侍卫。

    区区侍卫,却当着太后的面拔见刺杀未来郡主的婆家,这人委实该死!

    “又是你这个臭小子!”

    张氏指着六皇子,朝太后哭诉:“娘娘,就是这人和赵意晚厮混苟且,无缘无故派人将我母女打得卧病在床,你一定要砍了这对狗男女,为我们做主啊!”

    谁知,太后反而怒道:“混账!给哀家掌嘴!”

    掌事女官立刻上前,“啪啪”开打。

    张氏母女瞬间被打蒙。

    贺清风赶到时,已然太迟。

    他想挽救求情,可太后却没有给他机会。

    太后站在张氏母女面前,威严十足质问:“骂谁贱民?要砍谁的头?!”

    谢晴晴那敢有半点隐瞒,颤巍巍抬手指向赵意晚。

    “就是这躲在阴影里,不敢见人的毒妇赵意晚!”

    话落,赵意晚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她一身的明黄绣金凤宫装亮刹了众人的眼。

    与此同时,太后身侧的掌事一耳光甩向谢晴晴,怒斥——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口中的毒妇是娘娘最疼爱的孙女!是天越最珍贵的七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