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尊: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温卿柳逸轻免费阅读

    女尊: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温卿柳逸轻免费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女尊: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火爆来袭!小说主角是温卿柳逸轻,作者是“东风识我”。精彩内容梗概:啊,再说了,等你从城里来回跑一趟,人都没了。那、那怎么办?总不能让官府的把卿儿抓走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早说了小姐那病得关起来,你们非不听,现在杀了人,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好吵!温卿吃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光芒让她有片刻的恍惚,耳边的吵闹声依旧喋喋不休。主君,我看咱们找个地方偷偷把人埋了吧?啊?......

    《女尊: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章节预览

    也是,温大夫都被流放了,他可不得赶紧找下家。

    这种不守夫道的男人就该浸猪笼,我早说了不能让他们回村里,你们看吧,丢死人了。

    那些男人叽叽喳喳的说着,鄙夷又嫌恶的目光在玉竹身上挑剔的上下打量。

    温卿啧了一声,怎么到哪里都有这种长舌妇。

    玉竹算了,我们回去吧。李岩山受不了四周的议论和目光,着急劝道。

    吵什么吵,搅了老娘的美梦!王大梅打着哈欠开了门。

    李岩山吓得赶紧把玉竹往后拉开了一些,不想玉竹却是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锅铲,扑头盖脸的朝着王大梅打了过去。

    让你嘴贱,我跟你拼了!

    你他娘的大白天发什么疯,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老娘就惯着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王大梅身形高大,反手就钳制住了玉竹,歪嘴色眯眯乐道。

    玉竹尖叫着不停挣扎,臭不要脸的,放开我,你放开我!

    李岩山吓得双腿发软,想要帮忙又不知从何下手,只能干着急。

    王大梅,你真是艳福不浅啊。

    都送上门了你还客气啥,是不是不行啊?

    村民们嘻嘻哈哈的跟着闹了起来,男人们唾骂玉竹不知检点,女人则羡慕王大梅有男子投怀送抱。

    玉竹羞愤的咬紧牙关,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大梅厚颜无耻的嘿嘿笑说:等明儿吃喜酒的时候,大家都有——

    都有什么?冷冷的声音霎时从王大梅身后传来。

    王大梅浑身一僵,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向肩膀,只见一把亮锃锃的菜刀横在了她脖子上。

    原来在大家嬉闹的时候,温卿已经翻过围墙,绕到了王大梅身后。

    因为温卿个头没有王大梅高大,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直到温卿举着刀缓缓从她背后走了出来。

    笑啊?怎么都不笑了?温卿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满身戾气!

    村民们吓得噤若寒蝉,纷纷往后退去,有人见状立刻猫着身子去找村长告状。

    温温温、温笑卿你这个疯子,你快把刀收起来,杀人是要偿命的!王大梅吓得脸色惨白,却还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你都说了我是疯子,疯子怎么会听得懂道理呢。温卿嗤笑一声,忽的抓住王大梅的发髻往后一拉。

    啊——

    王大梅疼的下意识松开玉竹,双手捂着头皮惨叫起来,她被迫脖子上仰,菜刀就在旁边,她甚至能感觉到刀上的寒意。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是鬼迷心窍图个嘴瘾,温笑卿求求你放了我吧!哎呀,疼疼疼!王大梅哆嗦着哀求道。

    玉竹飞快跑到李岩山身边,回头不解气的朝着王大梅脸上啐了一口,我呸,不要脸的狗东西,死了最好,你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怎么回事?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

    温卿循声望去,就见一个身形颀长,有些微胖的中年女人匆匆朝这边赶来。

    村民们见到来人纷纷松了口气,一个个的指着温卿争相恐后的控诉起来。

    村长,温笑卿又发疯了,您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了,咱们酒田村不能容她啊。

    今天敢动刀,明天就能杀人,我可不想整天防着个杀人犯!

    温大夫多好的一个人啊,竟然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哼,真要是好人也不会被流放,我看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行了,都给我闭嘴。王立春不耐烦叱道。

    王大梅见到王立春就跟看见了救星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村长救命啊,温笑卿要杀了我,您快救救我啊。

    王立春嫌恶说:我都听人说了,你也是活该!人家温大夫的夫郎跟你有什么关系,一张破嘴成天没个把门的,行了,赶紧跟人道歉。

    王大梅吸了下鼻涕,不甘情愿的冲玉竹道:对不起,行了吧?

    王立春又冲温卿道:还不松手?

    温卿想了想,收了菜刀。

    可就在这时,王大梅突然用力撞开温卿,同时巴掌扇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温卿立刻侧身躲闪,同时一脚踹在了王大梅的膝盖上。

    王大梅哎哟一声,直挺挺的扑倒在地。

    给脸不要脸。温卿冷嗤,真以为个子大打架就占上风呢!

    窝的牙,窝的牙雕了。王大梅一张口就满嘴漏风,手心捧着两颗带血的碎牙哇哇大叫。

    温卿视若罔闻,径直朝李岩山走去。

    站住。王立春拉长了脸。

    温卿不甘情愿的回头看她,没有说话。

    王立春隐约觉得温笑卿现在这样子不像是发疯,但是她刚才拿刀的时候确实太吓人,她看着都发憷。

    赶出去!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紧接着其他人都跟着附和,赶出去!赶出去!

    李岩山吓得紧紧攥着玉竹的胳膊,泫然欲泣,怎么办啊,离开了酒田村我们孤女寡父的还能去哪里。

    玉竹气愤说:凭什么让我们走,我们就不走,看她们能拿我们怎么办!

    温卿看向人群中嚷嚷最凶的那人,折身走了过去。

    大家小心,她手里有刀!那人/大喊。

    村民们吓得纷纷后退,有些甚至已经退到了后面的田埂上。

    王立春也跟着紧张起来,温笑卿你别胡闹,回来!

    你是不是不行?温卿突然问。

    什、什么?男人没反应过来。

    你面目浮肿,舌苔白腻,怕是常常心悸头晕,胸闷乏力吧?

    男人目光闪烁,气恼道:你、你胡说什么。

    温卿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扬声道:你脉细阴虚,小腹常常胀痛,每逢房事就会紧张焦躁、浑身出汗,甚至勃而不坚,碰之则泄。啧啧啧,大哥,你这是肾虚的症状啊。

    什么?原来李家男人不行啊。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说他都嫁给李秀娟快两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竟是那玩意儿不能用啊。

    不下蛋的公鸡有什么用,秀娟真可怜。

    女人们幸灾乐祸的说着,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男人脸色惨白,用力推开温卿,声音颤抖的说:你、你胡说八道,你一个疯子知道什么,你是在污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