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完结小说】《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君清氿谢绥》&(全文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君清氿谢绥》&(全文在线阅读)

    君清氿谢绥是小说名字叫《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嫔嫔,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公嫡次子谢绥大喜的日子。三月廿一,是显庆帝钦点、司天监算了七八回才算出来的黄道吉日,诸事皆宜,尤其嫁娶。这婚事乍听是天作之合,可盛京城里谁不知道,一品公爵、世袭罔替的镇国公府于三日前因为勾结北狄叛国被抄了家,十岁以上的男子除了谢绥全死了。而谢绥之所以能免于一死,一是因为他是大盛战无不胜的长翎卫指挥使......

    《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章节预览

    秘密

    暮色四合,彤云向晚。

    君清氿踱步消食以后就回了书房,看各类与崖州相关的卷轴和书籍。

    书房内只有君清氿一人,随侍的侍女站在屋外。

    屋内时不时响起沙沙作响的翻页声和菩提子焚烧时产生的轻微爆炸声。

    流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进来换热茶:殿下,四皇子那边递了张请柬过来,他们在郊外的朗润园给殿下准备了一场送别宴,殿下要去参加吗?不参加的话奴婢现在就回绝了他们。

    可知道有哪些人参加?

    大部分还是和四皇子、朝瑰公主交好的世家子弟,还有一些是来进京述职的官员子女,像南诏云南府知府家的嫡长女。

    云南府知府?君清氿只觉得这个名字莫名地熟悉,但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南诏述职是这段时间吗?

    回殿下,奴婢不知,需要奴婢去打听一下吗?

    君清氿点点头:好,明天给本宫答案。

    诺,那殿下和驸马去参加这场送别宴吗?

    嗯。君清氿又翻了一页书,猛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传碧果来见本宫。

    流云恭敬应下,端起茶盘轻手轻脚退下:那奴婢现在去传她到偏厅见殿下,再去回复五皇子那边。

    君清氿对流云做事一向放心,她是那种极有条理的人,做事也分得出轻重缓急。

    说起来,她身边的这几个大丫鬟,各个都有过人之处。流云是侍女之首,就不多说了,流翠精通医理,流风有一身好功夫,流安年纪小,性子跳脱,但对人温柔可亲,特别有亲和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对君清氿忠心耿耿。可惜的是,前世她们和她这个主子一样,都没有个好下场。

    这一世,她也会好好地护住她们。

    等流云走了,君清氿看着手里的《为政要书》只觉头大无比,她是很乐意去崖州,但掌管一个岛对现在的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她虽然遍历三千世界,但说到底也是理论有余,实践不足。而且她当看客的那些朝代和大盛的政治生态也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未来将会是一个充满挑战、完全不一样的崭新世界吧。

    不过现在还是先去见了碧果再说吧。

    君清氿移步侧厅的时候碧果已经在那了。

    参见殿下。

    君清氿坐在一张梨木镌花椅上,仪态挑不出任何丝问题。

    起来吧。

    谢殿下。碧果起身环视一圈以后,有些踟躇地说:碧果有要事想和殿下单独聊聊,烦请殿下应允。

    碧果见君清氿不说话,以为她是不答应,急忙开口:殿下,是有关敬仁皇后的。

    君清氿面色一冷,她刚才其实也不是不答应,只是一时想到碧果的过去,勾起了心中对凤仪宫的怀念。

    没想到碧果竟这样大刺刺地说出来,丝毫不顾忌这偏厅里还有其他人在。

    你们都退下吧。君清氿凉凉开口:碧果,希望你能说出一些让本宫满意的东西。

    碧果头低得更低了,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开始吧。君清氿看着她那副害怕的样子,眉心微蹙:先告诉本宫你为什么会到冷宫。

    碧果得了指示,心里有了谱,开始慢慢叙说:敬仁皇后病逝后,宁贵妃代掌凤印。凤仪宫的一等、二等宫女全部殉葬,其他的宫女都被打散派到后宫的其他地方去了,但因为是凤仪宫出来的,我们在哪都不受待见。奴婢先是被分派到长熙殿去服侍温嫔,后来温嫔小产,宁贵妃让内务府严查以后,奴婢顶着一个伺候不当的罪名去了针工局。在针工局没待几个月又因为做给柔妃的宫装逾制被罚到慎刑司去服役一年,出来后,没有哪个宫和尚宫局要奴婢,奴婢就被分到了冷宫做洒扫宫女。这一做就是三年。

    君清氿越听眉蹙得越深,是她疏忽了,没想到这些宫女会只因为伺候过母后就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

    那你知道其他的宫女现在怎样吗?

    碧果忍不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回殿下,奴婢知道的大多都已经死了,之前和奴婢一起伺候过殿下的春桃就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碧果的眼泪越掉越多:有个小太监在一口枯井里发现了春桃的尸体,听说是活活掐死以后扔进去的。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针对被暗杀吗?君清氿目光如炬:这也是你真正要跟本宫说的吧。

    殿下英明。碧果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高坐明堂上的君清氿,一字一顿:皇后娘娘是枉死的。

    碧果说完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君清氿的脸色。

    她默然地站着,没有听到上面传来任何动静,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窖,一股刺骨的寒意让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偏厅里的空气好像都凝滞了。

    不知过了多久,碧果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却发现君清氿已经站在离她不到十步的位置。

    碧果蠕着唇小声喊:殿...殿下。

    君清氿的声音又沙哑又冷冽,像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鬼: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碧果才发现她的眼睛红的可以滴血。

    *

    流云在半个时辰前就打听到了南诏述职的消息,但直到现在这个消息还没有告诉君清氿。

    她徘徊在明凤堂门口,双手不停地婆娑,频频抬头看紧闭的门,却丝毫不敢上前一步。

    流安态度焦急:已经亥正了,殿下还不唤人进去吗?

    碧果到底跟殿下说了什么,殿下回来以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内。

    我茶还没泡完,就被殿下赶出来了。

    我从没见过殿下这么差的脸色,皇后、太子去世、被迫完婚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差过。

    我也是。

    四人正小声地议论着,突然咔嚓一声,门开了。

    君清氿站在门口,她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凤眸明亮锐利,不见丝毫的戾气和颓废。

    刚刚的事,本宫不想听到一句闲话。君清氿语气平淡:让周信过来见本宫,你们也一并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