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

    以曲安然沈隽屹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曲安然沈隽屹》,小说大结局讲述的是:个身体换了芯子?她刚参加完一场国际性质的医学学术交流会回国,去机场的路上遇见车祸,醒来就魂穿到了这个也叫盛安宁的小媳妇身上。她用两个小时时间,勉强接受自己穿越到了一九七七年的事实,这是一个啥也没有的年代,可能还要面临吃不饱的问题。紧接着就要接受还是已婚的现实。原主二十岁,是个城里姑娘,三个月前嫁给在......

    《曲安然沈隽屹》章节预览

    第8章

    秦红霞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扭头看着肖燕:肖医生,你刚买的毛线让安宁看看,你们年轻人眼光应该一样,让安宁给小周也织个毛衣。

    盛安宁不知怎么地就冒出一个念头,这个肖燕买毛线恐怕是想给周时勋织毛衣了,有些看热闹地看着秦红霞在那儿使劲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肖燕只能把布兜打开让盛安宁看。

    秦红霞更是热情地一把把毛线拽出来,拿到盛安宁眼前:你看看,这个毛线要是在供销社里都要卖七八块一斤,集上五块一斤多便宜,我瞅着还是纯羊毛的,就这个颜色给小周织个毛衣多好看。

    盛安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假笑着:是挺好看,就是我手不巧,怕糟蹋了毛线。

    秦红霞一挥手:那怕什么,我教你呀,走走走,你要是钱没带够我这儿有。

    一句话把盛安宁想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盛安宁只能被秦红霞推着朝卖毛线的地方走去,最后想想,恐怕一时半会儿离不开这里,给周时勋织件毛衣就当谢礼也行。

    秦红霞哪里看不出盛安宁的心思,就是觉得周时勋好不容易找个媳妇不容易,能留住一定要留住,边走边做着盛安宁的思想工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们这个地方,以后肯定会好的,而且小周这两年工作表现要是好了,还能往上升,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拖后腿啊。

    说着叹口气:小周农村出来不容易,都结婚了就一定要好好过。

    盛安宁听着秦红霞反反复地劝着这几句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年代离婚的人很少。

    不管男女离婚,都是极其丢人的一件事。

    甚至上升到作风问题,会影响周时勋的前途和名声,她倒是不在乎名声,大不了换个城市生活。

    可是这样会不会对周时勋有影响?

    肖燕和张一梅走在两人身后,看着秦红霞挽着盛安宁胳膊,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心里有些忿忿不平。

    盛安宁在秦红霞的撺掇下买了三斤藏蓝色毛线,一下就花了十五块,让盛安宁心疼半天。

    最后又去买肉,秦红霞极力推荐盛安宁买了二斤五花肉花了一块钱。

    昨天周时勋给的二十五,瞬间就九块。

    从来花钱大手大脚,不知节制的盛安宁,这会儿肉疼到不行,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钱不经花。

    心里更着急,要赶紧自立才行。

    回去路上,秦红霞心情很好,主要是盛安宁今天的表现让她开心,这就说明她和周时勋的婚姻还有救。

    虽然家属院都知道周时勋娶了个小祖宗回来,却没人觉得两人会离婚,因为压根儿不会想到这一点。

    不管是自由恋爱还是包办婚姻,周围就没有离婚的,开始过得再不情愿,后来生了孩子不都认命地过日子。

    秦红霞还挺喜欢周时勋这个小伙子,当初曾想着把自家侄女介绍给他,结果听说他在老家有对象才死了心。

    后来周时勋娶了盛安宁,秦红霞还觉得肯定是周时勋抛弃了乡下对象,娶了城里姑娘盛安宁呢,对周时勋挺有意见。

    等看见周时勋小两口日子过得一团糟,又有些心软,主动去帮着调解。

    现在可算看着这小两口有点好好过日子的苗头,等回头盛安宁生了孩子,那就能踏实过日子了。

    盛安宁不知道秦红霞一路怎么那么开心,她是心疼完钱又开始合计怎么挣钱。

    打算晚上跟周时勋好好谈谈。

    到家时已经过了中午,家里炉火烧得正旺,小饭桌上放着饭盒,显然是周时勋中午回来过。

    盛安宁越发觉得这个木讷的男人很细心,原主要是能和他好好过日子,其实也挺好的。

    饭盒里一半白米饭一半炒白菜,上面还有三块排骨,色泽红亮诱人。

    盛安宁有些诧异,周时勋他们单位食堂的饭这么好呢?

    在炉子上热饭的功夫,秦红霞又笑眯眯地来用毛衣蒸,看着饭盒里的饭菜,有些惊讶:这是小周送回来的?

    盛安宁有些不好意思:嗯,应该是中午送过来的。

    秦红霞连连点头:挺好,那挺好的,他们一周就一次聚餐,这饭菜每人分多少都是有标准的,我家那口子可从来没舍得给我端回来过。

    盛安宁愣了一下:不是敞开了吃吗?

    秦红霞乐了:傻姑娘,整个单位多少人,敞开吃要多少啊?肯定要定量的,而且谁家没妻儿老小,要是都这么往家里拿,那要多少?

    盛安宁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份普通的白米饭两块排骨,竟然并不容易吃上。

    秦红霞叹口气:这两年已经好多了,前些年我们连过来的资格都没有,日子过得还苦。

    说完又笑着:不过现在已经很好了,一家人能团聚,逢年过节还能吃肉,会过日子的每天还能吃顿白面大米。

    盛安宁总觉得七七年,日子已经没那么苦了,没想到天天吃白面对有些地方来说,依旧是奢望。

    周时勋把他的那一份饭送回来,是不是他自己就没得吃?不知道怎么,眼眶发热。

    秦红霞扫了一圈,视线掠过靠墙的小床,又笑起来:好了,我就不耽误你吃饭了,毛衣你要是不会,你就去我家找我,我教你。

    盛安宁送秦红霞出去,再回来看见炉子上冒着热气的米饭,心里泛起了涟漪,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最后一粒米没剩的全部吃完,有些满足和温暖地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起来包饺子。

    秦红霞不是说周时勋爱吃饺子吗?

    那她就好好给他包一顿饺子。

    觉得二斤肉全用了有些奢侈,切了三分之一出来剁成馅,剩下的放着,等周时勋回来看怎么处理。

    周时勋回来时,盛安宁已经包好了饺子,一个个饺子胖嘟嘟地摆在案板上,锅里的水也咕嘟冒泡。

    你回来啦,正好洗手准备吃饭。

    盛安宁看见周时勋进门,笑容灿烂地打着招呼,眉眼弯弯的模样带着几分雀跃。

    周时勋脚步顿了一下,有种进错门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