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丹武仙医李沧澜沈雨薇》(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丹武仙医李沧澜沈雨薇》(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李沧澜沈雨薇的小说《丹武仙医》目前已完结,本文的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白纸一箱”,在他的笔下,为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概述:的电话,小心翼翼地问着。谁是你妈?你这个死瘸子也配叫我妈?王翠兰尖酸刻薄的声音极其刺耳:你那个要死不死的妹妹,在医院住了半年,花了我们家多少钱?你当我们家是提款机啊?妈,求求你,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再借我两万,我以后肯定会还您的。李沧澜乞求道:我妹妹没有呼吸机,就活不成了。那她就死啊,还活着干什么?浪......

    《丹武仙医》章节预览

    第0002章 是我李沧澜把你休了

    李沧澜一激灵,手足无措:我...我...对不起。

    床单上刺眼的红色,记录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爷爷说以纯阴之气来唤醒纯阳之力,但李沧澜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唤醒的!

    叶妃歌盯着李沧澜半分钟,收回目光,默默地穿好了衣服。

    李沧澜心下忐忑,纵然眼前景色再好,也不敢直视。

    他知道昨天自己晕倒了,被人救了。

    可他竟然玷污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他都觉得自己是个禽兽!

    李沧澜?叶妃歌长腿交叉,坐在沙发上,终于开口。

    是。李沧澜低着头,好像做错事的孩子。

    我叫叶妃歌。

    叶妃歌淡淡道:作为李青玄的孙子,你居然活的这么窝囊。果然,我就不该对你有所期待。

    李沧澜有些尴尬,但还是抓住了重点:你认识我爷爷?

    二十年前,你爷爷治好了我爷爷的病,对我们叶家有恩。

    叶妃歌平静道:我爷爷为了报恩,就把我许配给你。但我不觉得你配得上我。

    李沧澜一愣,第一次认真打量眼前的叶妃歌。

    赛雪的白肌,薄施粉黛。

    精致的五官放在一起,就是这世界最美的画卷。

    知性,优雅。

    成熟,绝美。

    李沧澜无法相信,这样一位绝色美女,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

    冷静下来,李沧澜心头泛起几分苦涩,自嘲一笑:所以,你是来退婚的?

    是啊。

    这等天之娇女,怎么可能看上自己?

    不。

    叶妃歌却道:我是来找你结婚的。

    什么?李沧澜呆若木鸡。

    叶妃歌好看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李沧澜:你愿不愿意娶我?

    李沧澜心脏狂跳,脱口而出:我愿意!只是...

    没有只是。

    叶妃歌淡淡开口:你愿意就够了。我今天有事,暂时没时间。明天一早,我们就去领证。

    啊?李沧澜直接懵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

    也太快了吧!

    怎么?你有意见?叶妃歌瞥了李沧澜一眼。

    不是。

    李沧澜苦笑:我做梦都想有你这样的老婆。不过,你不是说我配不上你吗?

    现在你配不上我,不代表以后你配不上我。叶妃歌不以为意道。

    李沧澜猛地抬头,心头一丝暖流划过,深吸一口气,认真道:你说的对。虽然我现在一无是处,但只要给我三年,不,一年,我保证一定配得上你!

    李沧澜也没想到叶妃歌居然会这么相信自己!

    但得到传承后,李沧澜信心十足。

    你有信心就好。

    叶妃歌淡然一笑:既然要领证,就先把婚离了。用我陪你一起去柳家一趟吗?

    见叶妃歌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李沧澜愣了片刻,摇了摇头:不用。如果这点儿小事儿我都解决不好,那我就真是个废物了。

    你自己能解决就好。

    叶妃歌嘴角微弯,起身:另外,你妹妹在中心医院,不用担心,明早见。

    走出屋子,叶妃歌一个踉跄,急忙扶墙,轻咬红唇:这家伙还真是有力气,折腾了我半宿。也不知道谁说他不行,看来资料上写的也不准...

    叶总。叶妃歌的秘书白灵走来,恭敬道:青宁那些家族势力听说您来了,都想请您吃饭,秦家和柳家格外积极。

    今天没时间,让他们候着!叶妃歌冷冷道。

    叶妃歌离开。

    李沧澜洗了把脸,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回过神,李沧澜将手机充电开机。

    小杂种,你真是胆肥了!不但敢挂我电话,甚至还敢关机了!

    刚接起电话,王翠兰咆哮声便响起:你知道我们昨天等了你多长时间吗?限你三十分钟,马上给我滚到民政局!

    说罢,直接挂断电话。

    李沧澜捏着手机,面色铁青。

    这柳家,欺人太甚!

    微微吐了口浊气,李沧澜恢复了平静。

    是时候和对方做个了断了。

    民政局大厅。

    秦少卿搂着柳心月,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

    王翠兰和柳心月的父亲柳传峰坐在秦少卿旁边,脸上满是讨好。

    秦家是青宁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资产百亿。

    自从搭上了秦家这颗摇钱树,柳家瞬间崛起,一夜之间成为了当地医药行业的领军家族。

    李沧澜刚走到门口,王翠兰的尖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抡起手掌,朝着李沧澜就扇了过去:狗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等你一晚上?

    李沧澜抓住王翠兰的手腕,眉头微皱。

    王翠兰一愣,随后大怒:死瘸子,真是给你脸了。我打你是你的荣幸,你居然还敢挡?

    李沧澜毫不客气道:不知道是谁惯你的穷毛病,手还不老实,真没素质。我来这里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和你这个八婆争吵。

    你说什么?小王八蛋,你敢说我没素质?王翠兰暴怒。

    闭上你那张臭嘴,我懒得听废话。

    李沧澜甩开王翠兰的手,冷冷道:你们柳家不就是利用完我,再把我一脚踹开,让我净身出户吗?我成全你们。

    算你识相!

    柳心月冷哼一声,随手拿出一沓钞票,如同施舍一般,摔在了李沧澜的身上:做人,就该有自知之明。你这种废物,配得上我吗?

    只要你老老实实把离婚协议签了,这些钱就是你的。滚出柳家后,你好歹不用去要饭。

    呵呵。我就算再窝囊,也不会要一个不知廉耻的荡妇。

    李沧澜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婚要离,但不是你们柳家把我赶出去,而是我李沧澜把你休了!

    此话一出,整个民政局的人顿时投来惊愕的目光。

    柳心月瞪大眼睛,满是难以置信:你...你敢休我?

    作为柳家大小姐,家族资产十数亿。

    她虽然不说倾国倾城,但也有着过人的姿色,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

    可眼前这个上门废婿,居然敢休了她?

    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居然敢侮辱我的女人!

    就在这时,秦少卿猛地一拍桌子,豁然站起,眼底深处带着无限寒意:你最好别惹我发火。跪下,给心月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