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晓薇罗程全文免费阅读_张晓薇罗程小说完整版

    张晓薇罗程全文免费阅读_张晓薇罗程小说完整版

    《禽兽总裁的御姐娇妻》的主角是张晓薇罗程,给大家带来的苏禽兽总裁的御姐娇妻是小虎儿倾心所创的一本短篇虐恋小说,禽兽总裁的御姐娇妻小说全章节试读:不依不饶的跟着我来到休息区,见我坐下,她居高临下的站在我的对面。我身高164,今天穿的是内增高运动鞋。女孩穿的是高于十厘米的尖细高跟鞋,看品牌应该是普拉达的。常常带着小模特跟小网红,陪着她们一起成长,当然也会陪着她们身上的行头一起成长,很多牌子,我一......

    《禽兽总裁的御姐娇妻》张晓薇罗程免费全本

    但是我低估了欧阳辰的抗压能力,也低估了周围人的忽视能力。

    他们竟然当我是空气一样,一个个只顾着跟欧阳辰聊天,完全将我刨除在外。

    我也没有太过于理会,从医院回来到现在准备晚宴,我一直没有机会吃东西。现在有东西吃了,我拿起小餐盘,寻找自己想吃的东西。

    “呵呵,抢走阿娇男人的女人,竟然是这种乡野村妇。”

    就在我吃着美食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顺着声音,我见到一名穿着粉色DIOR的年轻女孩。

    她眼睛很大,也很亮,只是眼里怨毒的光,让人觉得不是很舒服。

    我不想理她,拿起餐盘到休息区,自顾自的吃着。

    但是女孩不依不饶的跟着我来到休息区,见我坐下,她居高临下的站在我的对面。

    我身高164,今天穿的是内增高运动鞋。

    女孩穿的是高于十厘米的尖细高跟鞋,看品牌应该是普拉达的。

    常常带着小模特跟小网红,陪着她们一起成长,当然也会陪着她们身上的行头一起成长,很多牌子,我一眼就知道真假。

    这女孩穿的七分真,三分假,家庭应该小有富余,但比起阿娇或者超级富二代欧阳辰来说,还差的很远。

    “小姐有什么事情?”我见躲不过,于是放下餐盘抬头询问她。

    “吼,终于注意到我了。我不明白,辰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货色,这么重要的晚宴,居然不带阿娇姐来。”

    我明白了,这女人八成是对欧阳辰有意思,借着阿娇来打探我跟欧阳辰关系的底细。

    “这个,你要问欧阳辰了。”

    “你……”女人被我气的噎住了话,但是很快,她眼中流光一闪,将手中的酒杯倒向了胸口。

    顿时,香甜的鸡尾酒洋溢在女人的胸口。

    “啊……,你做什么,你是哪里来的野人,保安,保安……”

    女人在我面前大叫着,我见到欧阳辰侧目看向这里,见到我在骚动的中心,立刻来到我的面前。

    “怎么回事?刘小姐?”

    周围人议论纷纷,但因为我身上的穿着让人觉得格格不入,所以没有人询问我的状况。只是有不少在意欧阳辰的人知道,我是他的女伴,并没有出声或者露出眼神刁难我。

    但是保安就不会了,他们在场外的周围做着安保工作,并不会在意,哪个达官贵人,带了什么样的女人。

    “这位小姐,你的入场牌呢?”保安伸出手,跟我要入场牌。

    保安的话一出口,周围立刻响起低低的笑声。

    当姐是没有混过场子是吧!

    这样的宴会,怎么会有女方带入场牌。

    我优雅的站起身来,将餐盘放在一旁,“这位先生,我想您应该跟我的男伴要,喏,就是这位。”我将目光放在欧阳辰的身上,心想自己给他丢脸了,这下他应该不会在纠缠我了。

    可欧阳辰接到我的目光后,并没有躲闪,而是来到我的身边,伸手揽住我的肩膀:“我用入场牌吗?”

    保安一见是欧阳辰,立刻吓的低下了头,连连说着对不起,脸色都变惨白了。

    我没想到欧阳辰居然有这么大的恫吓力,三年前可完全是个有钱的杀马特非主流的代表啊。

    姓刘的女孩,叫刘思颖,是一家小四流公司老板的女儿,家里多说趁几百万,并不值得交往。

    欧阳辰用周围人能听得到的声音,介绍着刘思颖,我见她都要哭了。心想你惹谁不好,非得要惹到欧阳辰带来的女人,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但刘思颖似乎觉得周围人会站在她的身边,大声说着我如何将酒泼在她的身上。

    我见欧阳辰扶着我肩膀的手越来越僵硬,怕这家伙又爆发,于是对刘思颖说道:“小姐,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我泼你的动机在哪里?”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似乎在等刘思颖的回答。

    刘思颖想了一下,说我看她不顺眼。

    我内心呵呵了,这借口好蹩脚。

    “就算我看刘小姐蹩脚,但是刘小姐你可知道污蔑人,要将就真实的证据,这大厅肯定会有监控器,要不要去看看?”

    刘思颖或许知道这里有监控器,但不依不饶的不肯放过我,坚定是我泼的酒。

    “喂,欧阳辰看来今天我注定给你丢脸了。”我对他说道。忽然拿起桌子上放的一杯鸡尾酒,喷在了刘思颖的身上。

    她呀的一声大叫,让大家看看我的乡村野妇模样。

    我镇定自若,开口道:“既然让大家看,那就好好看看。首先我站在你的位置,撒出去的酒应该是扩散的,但是大家应该清楚的看到,一开始的酒,就集中在你的胸口。我怎么会手法那么好,又不是打高尔夫,这么准的就进洞了?”

    哈哈

    呵呵

    周围人发出一阵好笑的声音,“其次,你说我看你不顺眼,我想应该不会是我看你不顺眼,而是你喜欢跟着我,粘着我。不然我怎么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大家应该看见我端着餐盘,我谁会跟着一个女人端着餐盘的到处走。更何况,我是辰少带来的人,我有必要粘着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吗?”

    玩讽刺,我更会玩。

    最终,刘思颖被我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离开,但我也知道欧阳辰必定不高兴这样的场合被我搅合了。

    正想开口道歉,他却来到我的耳边对我说:“晚上补偿我。”

    天,这男人。

    宴会终于结束,欧阳辰不依不饶的让我带他去我的新家。

    我不想带他去,一来我现在还跟刘芳住在一起,二来我不想让欧阳辰找到我的新住所。

    因为我的内心还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男人的突然闯入,更因为自己因他的多次食言而鄙视我自己。

    见我说什么都不带他去,他就将我拉到了酒店。

    “你在这里住!”

    “为什么?”我开口问道。

    欧阳辰坏坏一笑,因为我在宴会上让他丢脸了,所以他现在要挽回一点损失。

    但是很不幸,我大姨妈来了。

    我看着欧阳辰一张黑脸,催促他赶紧回去陪阿娇,阿娇不是病了嘛!他理应回去。

    可欧阳辰说什么都不回去,只说想在这里陪陪我。

    酒店内,我与欧阳辰平躺在床上,他跟我说阿娇这次是真的玩了。言语里的担心,我能听的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欧阳辰对阿娇的关心,我竟然会觉得很不舒服。

    “对了,你怎么不去陪那个男人。”欧阳辰开口问道,他说的人是罗程。

    我沉默了。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罗程,他病了这么多年,才来找我,应该是病到了一定程度。而我离开这么久他也没有来找我,或许,他是知道的,我们两个人的互相关心,也是一种互相折磨。

    “喂,我不许你想他。”欧阳辰见我发呆,突然翻转过我的脸,狠狠的咬住我的嘴唇。

    “喂,很疼。”我愤怒的看了一眼欧阳辰,欧阳辰看着我,一脸坏笑。

    我忽然想捉弄起他来,也奔着他的唇,死死的咬了一口。

    那天晚上,我俩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咬着对方,好在他没有报复的压着我留下痕迹,不然我还是没有办法去见罗程。

    我想欧阳辰应该还是善良的,他应该知道什么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去见罗程,却没有这样做。

    就像我俩之间的联系是星星,但我也没有用星星,去强迫他做什么一样。

    我们是成年人,要为自己负责,更要为自己买单。

    但是欧阳辰很快被一通电话给叫走,电话中我得知阿娇自S进了医院。

    欧阳辰这么一走,我到回老家都没有见到他。一个电话也没有,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回到老家,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飞机刚一落地,我就见到接机的家人。

    我妈抱着星星,爸爸站在一边别过头,妹妹站在他们的一边,妹夫开着车子等在门外。

    妹妹是我舅舅家的孩子,如今也结婚许多年,我的小侄女都五岁了。现在我也有了孩子,只不过是众人口中的单亲妈妈。

    我很想告诉他们,我已经找到星星的父亲,只是对方是个小我四岁,还有老婆的富二代。

    如果我说出来,我想,我一定会被我爸爸打死。

    一路沉默,我玩着小星星,我妈妈跟我妹妹说什么,我都只是“嗯。”我以为我爸爸不会理我,但是到家下车后,他却主动的帮我拿行李。

    “爸,不用了。”

    我出声阻止,他都六十多了,而且今天是他生日,我不想……

    “好了,爸爸帮女儿拿东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喉咙好不舒服!每次想哭,我都是这种状态。

    这应该是我这段时间过的最开心的一天,我爸爸终于原谅了我,在他生日这天,我也拿出我的存折,好让他们高兴高兴。

    “哇,姐两百万诶。”

    我嘿嘿一笑,离开罗程后,我两年时间就赚了这么多。可想而知我以前是有多么的傻,男人永远不可靠,没有金钱安慰来的实际。

    许多年以后,星星都调侃过我,怎么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了。

    在家享受的第二天,妈妈突然叫我到房间里,说他们想去旅游,享受享受晚年生活。我有些尴尬,爸妈在跟我商量,因为他们想出去旅游就不能带星星,但如果我表示自己没有办法照顾儿子,他们也不会去。

    我不想变成坏孩子,虽然我已经是个坏女儿了。

    “好啊,去啊。钱都给你们了,就是让你们去花的。正好这段时间工作不是很忙,星星我也很久没有照顾了,交给我好了。”

    妈妈听了我的话,很开心的样子,立刻叫爸爸进来,说他们可以去旅游了。

    我爸有些埋怨妈妈竟给我添麻烦,但眼里的高兴,还是被我抓个正着。

    “放心,你们就去好好玩。不过就你们两个人去,我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