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弃徒下山,开局签到拘灵遣将张学州by皇昏在线试读

    弃徒下山,开局签到拘灵遣将张学州by皇昏在线试读

    《弃徒下山,开局签到拘灵遣将》是目前最火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角为张学州,这本书作为作者皇昏的最新力作,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小说简介:舔了一下张学州的耳垂。张学州眼睛微微睁大:“好,晚上我一定到。”“小坏蛋,就知道你馋姐姐身体很久了吧。”徐娜敲了一下张学州的脑袋,转身扭着性感的腰臀,优雅往回走。头也没回的捂嘴轻笑:“小孩子毛都还没长齐,想的还挺多,满脑子的黄色思想可要不得。”张学州......

    《弃徒下山,开局签到拘灵遣将》张学州免费全本

    张学州走过去将高跟鞋捡回来,犹豫的说:“老板娘……”

    “小洲洲,你叫我娜姐也行啊,叫什么老板娘嘛。”徐娜打断了,有些幽怨的说。

    张学州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略显尴尬:“那个……老板娘,你是不是那个,那个……”

    “处女!?”徐娜娇媚的咯咯捂嘴笑了两声,伸出手指点了点张学州的额头:“小坏蛋,你关心这个干嘛。”

    接着,踮起脚尖,轻轻在张学州的耳边说:“小坏蛋,真想知道姐姐这么隐私的问题,晚上可以来我房间哦。”

    “去你房间干嘛?”张学州疑惑。

    “好好让你检查身体啊,你想干嘛就干嘛。”徐娜咬了咬红唇,吹了口香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学州的耳垂。

    张学州眼睛微微睁大:“好,晚上我一定到。”

    “小坏蛋,就知道你馋姐姐身体很久了吧。”徐娜敲了一下张学州的脑袋,转身扭着性感的腰臀,优雅往回走。

    头也没回的捂嘴轻笑:“小孩子毛都还没长齐,想的还挺多,满脑子的黄色思想可要不得。”

    张学州幽幽的暗叹一口气,暗想:太阳命格的完璧之身,若是真如老乞丐所言,必然能解决我阴盛阳衰的症状。

    可惜了,老板娘老肩巨滑,演技精湛,搞不清楚深浅,实在太扎手,除非掀开裙底实地考察,否则都不可信。

    只能等待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

    晚上,甜蜜蜜快餐店要关门了,厨师都已经下班。

    徐娜正在核对账目,张学州帮着收拾桌椅。

    此时却迎来了最后一个客人,客人是穿着唐装的老人,满脸花白的胡须,看起来就慈眉善目的。

    张学州上下打量了一下老人,眼神微微一眯:“老人家,我们已经打烊了,你若要吃东西,请去别的地方。”

    和善老人笑着掏钱:“呵呵呵……不要紧不要紧,老头子饿啊,好饿啊,你随便弄点吃的就行,我有钱。”

    “再说一遍,已经打烊了,你去别的地方吧。”张学州神色冰冷,语气已经有些生硬了。

    徐娜上身前倾,双臂撑着柜台,妩媚笑道:“哎呀呀,小洲洲,也许老人家是真的饿了。”

    “我去给他抄个饭菜,也很快的,你不要赶人了。”

    张学州闻言一愣,侧头看向和善老人,询问:“你真的要在这里吃饭?”

    “真的呀,老头子都饿坏了,快点快点,钱不是问题。”和善老人笑呵呵的找个位子坐下,将钱放在桌上。

    “好的。”张学州转身说:“老板娘,最后一单了,我来做就好了,你上楼休息吧,不要耽误你睡美容觉。”

    “哎呀我的小心肝,还是你心疼姐姐。”徐娜笑眯眯的给了个飞吻,心情相当愉快的扭着腰臀上楼了。

    “么么哒,那这里交给你了咯。”

    张学州神色平静,走进后厨,没有两分钟就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放在桌上:“吃吧,你不是饿了吗。”

    盘中之菜,赫然是蜡烛,香灰,酥油。

    和善老人脸色微变,抬头尴尬的笑道:“小兄弟,这是何意,我是人,来吃饭,你给我上这些东西干嘛!?”

    “呵呵……”张学州讥笑一声:“你知道人和鬼最大区别在哪吗?”

    “在哪!?”和善老人好奇问。

    张学州嘴角带着嘲讽:“人在昏黄的灯光下是有影子的,而鬼是没有的。”

    “看你道行不浅,伪装的人模人样,却没想到这么蠢。”

    和善老人一低头,看见自己脚下没影子,立刻脸色大变,飞身而起,立刻朝外飘去。

    “大胆妖孽,本座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受死吧!”张学州双掌相击,施法金光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

    “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金光速现,覆护吾身,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杀,杀,杀!”

    金光咒在张学州的手里,完全就是阴气催动,金光变黑光,阴气森森,凶煞异常,

    与其说是金光咒,不如说是黑光咒,或者是玄光咒。

    三道黑气利剑,伴随着张学州的剑指,连续贯穿和善老人的背部,将其打的瞬间灵体溃散。

    “啊”和善老人捂着胸口惨叫连连,倒在地上,强行稳住溃散的灵体,

    惊恐的大喊:“真人饶命,小鬼未曾作恶,误入此门,请放小鬼一马,小鬼再也不敢来了。”

    张学州冷漠的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之前让你滚就是不滚,现在想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