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绝世龙尊小说全文阅读

    绝世龙尊小说全文阅读

    作者井盖创作的言情小说《绝世龙尊》,又名《绝世龙尊》,陈北冥江小念是这部小说里的核心人物,小说正在连载中,全书精彩故事简介:吐血!江小念脸色一白,紧握方向盘的手心渗出薄薄一层冷汗,全速赶往研究所。都怪她,怎么能让陈北冥抢过手机,信口开河?要是那位病人因此去世,江小念这辈子都将活在阴影之中!一路飞驰,冲进研究所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沾满血污的担架床。床上的女人不过二十四五岁,面容绝美,脸色却惨白到令人心疼。研究所全体人员齐......

    《绝世龙尊》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吐血!

    江小念脸色一白,紧握方向盘的手心渗出薄薄一层冷汗,全速赶往研究所。

    都怪她,怎么能让陈北冥抢过手机,信口开河?要是那位病人因此去世,江小念这辈子都将活在阴影之中!

    一路飞驰,冲进研究所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沾满血污的担架床。

    床上的女人不过二十四五岁,面容绝美,脸色却惨白到令人心疼。

    研究所全体人员齐齐赶来,足可见这位苏小姐身份贵重,地位殊荣。导师焦虑的来回踱步,所有人都急的快要发疯,却都束手无策!

    没人能查清苏小姐的病因,就连帮她苏醒,也做不到!

    “导师,我这就去拿疫苗……陈北冥,你怎么还敢跟来?这是你能来的地方?你给我滚!”

    转身看到陈北冥,江小念脸色大变,又急又气!

    虽然陈北冥闯下大祸,但两人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苏小姐如此地位,要是她出了事,别说江小念保不住他,就连整个研究所都会受到牵连。

    “你滚,赶紧滚的越远越好!”

    话音未落,导师却紧张的抓住江小念胳膊,“闭嘴,别打扰高人。”

    那一秒,江小念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高……高人?

    说的是陈北冥?!

    江小念一愣,就在这瞬间,陈北冥大步向前,单手握住担架床上女子的左臂,在她手腕内侧穴道用力一点。

    “嗯——”

    女人柳眉微皱,声音痛苦。

    那声音配合着女人国色天香的容貌,刹那间惊动了研究所众人的心。就连见惯了大家闺秀名门淑女的导师,都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一句:此女只应天上有!

    然而,陈北冥却毫不在意,手下更是不留情。

    刺啦!

    女人身上丝绸旗袍,从领口直接撕开,白如凝脂的大片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针来。”

    导师听令,竟毕恭毕敬的双手捧了银针,递到陈北冥手中!

    这还是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导师吗?

    这,怎么可能!

    眼看江小念呆在原地,旁边师兄忍不住附耳轻声提醒:“刚刚导师针刺苏小姐天井穴,我们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一针下去,苏小姐吐出黑血。

    虽然吐血,但她脸色好了很多,嘴唇也不再黑紫!”

    “是啊是啊,”学霸大师姐也忍不住插嘴:“我从没见过这种手法,迅猛凌厉,毫不拖泥带水,这样高超的医术,我只在何老身上见过!”

    “太厉害了,这人到底是谁?我都想拜入他门下了!”

    ……

    说话间,病床上女子又是几声轻哼。

    但这次已经不再是痛苦。

    睫毛轻颤,女子脸色渐渐红润,那双流光溢彩的美眸,缓缓睁开。

    下一秒,一声尖叫脱口而出!

    她什么身份?

    苏家大小姐,雍容尊贵,天姿国色!

    在生意场上谈几个亿的大生意,都能保持从容优雅,微笑动人的苏瑶,此时此刻衣衫大开,纤腰以上毫无遮拦,甚至还有个男人的大手在她胸前流连!

    来不及多想,苏瑶咬着唇坐起身,啪的一记耳光狠狠打过去。

    陈北冥全心对付苏瑶体内剧毒,猝不及防,这一巴掌挨了个结结实实。

    虽然不痛不痒,但那双墨色瞳孔中,还是划过一抹杀意。

    刹那间,研究所内的气温,骤降!

    放眼九州四海,能得到陈北冥亲手救治,施以伏羲十三针,从阎王殿抢回性命的人,能有几个?

    苏瑶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脱口而出一句流氓,脸红流泪的样子,活像是被非礼了一般。

    这可真是,不识好人心!

    不过,她能这样生龙活虎的大闹,也就说明体内的毒素清了十之七八。

    剩下的余毒,已经不会危及生命。

    “你!不许走!”

    一把扯过床单遮住身体,苏瑶愤怒至极!

    她不就是在把玩古董时,哮喘突然犯了么,用得着***衣服进行治疗?

    更何况,这可是她苏家资助的研究所,苏家老爷子和神医何老更是莫逆之交。研究所里藏龙卧虎,随便一人都担得起国手神医的名号,用得着这混蛋给自己针灸?

    他算什么东西,臭流氓!

    抓起手机,苏瑶正要联络手下,研究所大门忽然一开。

    一道青衣身影快如闪电般赶到病床边,苏瑶看清来者,心里的委屈再也憋不住,“何老,何老您可来了,这混蛋是谁,他,他……”

    话到嘴边,苏瑶说不出。

    守身如玉二十五年,京都地位最尊贵的男子都入不了苏瑶的法眼,没想到却被个臭流氓看光身子。

    苏瑶脸上又是一热,只剩捂脸流泪的份。

    而她身旁的何老,搭脉一检查,心头立即大震。

    这!

    这毒霸道至极,就算刚刚他能及时赶到,治好苏瑶的把握也不到三成!

    而且就算何老亲自出手,苏瑶最少也得休养百余天,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能哭能闹,生龙活虎的?

    上下打量了陈北冥几眼,何老更是背后发寒。

    这男人最多比阿瑶大三岁,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医术!而且他的施针手法,像极了失传已久的伏羲十三针!

    那可是能医死人、活白骨的太古医术!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面对这样惊才绝艳的高人,苏瑶竟一口一个“臭流氓”?

    何老听的汗都要下来了,连忙出声制止,“阿瑶,不许对恩人这么说话。”

    “你不是哮喘发作,而是中毒,而且这毒性阴邪诡异,像是古墓之中带出来的阴寒之毒。要不是这位小友及时出手,你性命难保!”

    苏瑶脸色一变,何老从不信口开河,是她误会了。

    她,竟然还打了恩人一巴掌……

    眼看病床上苏瑶内疚的模样,陈北冥心里的怒气,也消了。

    在战场厮杀了五年,他每天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身边战士副帅也都是男人,这小女孩家的心思,陈北冥的确没能照顾到。

    众目睽睽下,被他看了,碰了,苏瑶的反应倒也算正常。

    更何况,她肌肤细嫩娇柔,手感温润如玉,分明还是个处子,激动些也是人之常情。

    罢了。

    叱咤四海的至尊,何必和一个小女子计较。

    既然误会解开,陈北冥转身要走,研究所导师和何老连忙迎上去。

    在如此高人面前,导师根本没有说话的份,还是何老亲自将陈北冥请到茶室,询问他的身份。

    原以为会是什么世外高人的亲传弟子,没想到陈北冥只是淡然一句:“萍水相逢,出手相助而已,无需多问。”

    何老点点头,这样不卑不亢的回答,更让他多了几分敬佩。

    “好,既然小友不便说,那老夫也不问了。但阿瑶是老夫的义女,视如亲生一般,你救了他,老夫必然要有重谢。”

    一方面,何老的确对陈北冥心存感激。

    另一方面,若能和这样的青年才俊搭上关系,无论是探讨医术还是振兴研究所,都是大好事啊!

    略一思索,陈北冥点头,说出一串药名。

    何老听罢,心里对陈北冥的欣赏又多了几分。

    这张治疗皮肉伤药方看似药性猛烈,相互冲突,但被那药引子中和之后,就成了不可多得的良方!

    “小友请放心,明日一早,老夫就命人准备好全部药材。只是不知,这药是给何人用的?”

    何老话音刚落,就见陈北冥脸上划过一抹怒意。

    “给我父亲,治外伤。

    他这五年身体亏损严重,明日还请何老帮忙搭脉诊治。”

    父亲?!

    何老脸色一变。

    以陈北冥的能力,放在哪里都会是风云人物,竟然有人敢伤他父亲!

    究竟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